首页 > 玄幻魔法 > 余烬之铳 > 第十七章 扳机

第十七章 扳机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 莽穿异世界 我穿越到了发老婆的世界(我穿越到了发外夫的世界) 从港岛电影开始 万界最强全职赘婿 我有五个大佬爸爸 重生大亨崛起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护花高手在都市 我是万古主宰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

余烬之铳第十七章 扳机: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
“说到底,逆模因只是一段信息,而在这个世界中,有太多太多的东西,可以被视为信息的载体了,甚至说,只要能被‘认知’,便可以进行信息的载体与传播。”

邵良业为洛伦佐讲解着佚名的力量,说着的同时,他还从铁箱里取出最后一件精密的金属制品。

“就像气流的扰动,你能感知到它的经过,体会到微微的寒冷,而这些便都可以视为信息,自我与外界的交涉,”邵良业问道,“再比如这个东西,它看起来只是个精密加工过的金属物件,对吗?”

洛伦佐慎重地思考,然后点了点头。

“其实它确实只是个精密加工的金属物件。”邵良业的回答让人无奈。

“但重要的不是它,而是附着于其上的信息。”

邵良业举起金属物件,试着让洛伦佐能看得更清些,洛伦佐也凝神望去,以猎魔人的视力,他精准地观察着物体的表面,先是一层光滑的金属,可下一秒光滑崩塌,数不尽繁琐的文字遍布于金属表面之上,仿佛是工匠日夜雕刻于其上。

观察到的一瞬间,洛伦佐便觉得双眼传来一阵刺痛,过量的信息涌入视野,就像你突然面对着一大页密密麻麻的文字般,让人不知道该从何开始认知。

“信息的载体,然后便是载体能承受多少的信息了,”注意到洛伦佐的反应,邵良业开始了下一步的讲解,“就像一场歌剧,和一本书籍,它们所表达出来的信息量,是完全不同的。”

“所以载体也是有着限制,是吗?”洛伦佐揉了揉眼睛,不适感很快便衰退了。

“嗯,书籍只能通过文字来阅读,也就是说通过文字抵达视觉来进行认知,但歌剧不同,歌声、画面、动作等等,它通过不同的认知器官,来令意识认知,从而传播信息。

然后基于这些,承载的信息量,也是不同的,这也促使逆模因武器有了诸多的种类。”

“那你说,你们佚名也是载体,是怎么回事?”

洛伦佐问,难道说他们将逆模因也刻进了血液里?怎么想也有些怪。

“逆模因能抵御妖魔的侵蚀,所以佚名自身便附着着一定程度的逆模因,但植入逆模因的具体过程,以及效果等等,我们佚名自身是不知道的。”

卲良溪适时地讲道,这个家伙总是一脸的轻松,但现在居然和邵良业一样,带着些许的严苛。

“因为你们忘记了。”伊芙道。

“没错,九夏杜绝任何与妖魔有关的技术,以此保证我们的纯洁不被污染。佚名本身的逆模因加护,与你们净除机关的特化相似,但你们是令意志强大,而我们是为意志筑起城墙。”

邵良业将最后一枚逆模因武器安置了进去,将金属盖板关紧,盖革计数器继续稳定运行。

“笼罩佚名本身的逆模因力量,会令我们抵御侵蚀,这种抵御很强力,但代价也很昂贵,”邵良业指了指自己的脑子,“绝大部分的佚名,记性都不太好。”

“逆模因蚕食着你们的记忆。”

洛伦佐清楚了这力量的代价,这种影响是双向的,它不仅能抵御侵蚀,也在摧毁着载体的记忆,为逆模因信息的扩张,占据更多的“内存”。

“是的,载体能记录的信息是有限的,一部分记忆被逆模因占据了,那么便只能删除,所以佚名们通常有效的记忆是在五年内,五年之前的记忆都会变得朦胧不堪。”

“你们会忘记自己是谁吗?”

听着邵良业的讲述,洛伦佐觉得这份力量的诅咒,并不比秘血轻松多少。

“会,所以我们有着‘信条’,它就像钢印一样刻进我们的记忆深处,无论如何也不会被抹除,在我们丧失自我时,为我们指引方向。”

邵良业说着坐到了一边,他活动了一下肩膀,这几日的工作很繁琐,直让人觉得疲惫。

“不过别太担心,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,佚名们已经训练出了一套有效的技能,来保证不会忘记自己,以及记忆的延续性。

我们通常会看书,看很多很多的书……其实也不止限于书籍,任何可以进行‘信息’认知的事,我们都会做,让这些过量的,没有必要的信息填满我们的脑子。”

卲良溪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本书,接着邵良业的话说道。

“就像上供!”

“指用某些物品,来祭奠先祖。”罗德见几人一脸迷茫,解释道。

学了这么久关于九夏的知识,这些问题罗德还是有能力解答的。

“逆模因便是我们养在脑子里的怪物,它会帮我们赶跑其它的怪物,代价是我们需要定期向它上缴‘记忆’,”卲良溪说,“为此佚名们会在闲暇时,吸取大量的垃圾信息,来让逆模因侵占吞食,以免遗忘真正重要的信息。”

“但其实关于这些逆模因之类的,你们佚名本身也不清楚太多,是吗?”洛伦佐问道。

“在这个世界里,知道的太多,反而是种坏事,霍尔莫斯先生。”

邵良业起身,看样子不愿多谈深入的事。

洛伦佐也不追问,看向了一边,直到今日他才发觉红隼是多能在工作间偷懒,一会没注意,他已经靠在角落里,一脸睡意了。

“醒醒!”

洛伦佐一脚踢醒了红隼,向着伊芙问道。

“接下来还有什么安排吗?”

“有的,市区内还有一个哨站需要安置……位置是你事务所附近。”伊芙犹豫了一下。

“啊……我就猜会有这么一个,所以你们通常是蹲在那里用望远镜偷窥我?”洛伦佐说。

“没人喜欢偷窥你,因为你根本不出门好吧?”红隼从地上爬了起来,关于这个哨站他看样子知道的很多,“它被投入一段时间后,差不多就跟废弃了一样。”

“你根本不出门,一出门就是大事,根本不需要监视了。”

红隼看起来毫不在意洛伦佐的隐私权。

几人又因为这些破事撕扯了起来,罗德就像一个旁观者一样,静看着这些,然后他注意到了身旁的卲良溪。

大概是出于对九夏的好奇与向往,罗德很是在意这两位九夏的客人,然后又因为性格的不一,他觉得还是卲良溪比较好打交道。

“所以你们有一天会把所有的事,都忘记吗?”

罗德小声问道。

载体的容量是有限的,终有一天佚名们的大脑会耗尽最后的内存,被逆模因完全支配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书页 目录
新书推荐: 不说话 李茂 翻手为云 暗夜将至 最强反派系统 我的老婆是女帝 原来我是世外高人 天无二日 千丝万缕 神幻
返回顶部